一秒記住【紅塵小說網 www.xzmyjbj.com】,更新快,無彈窗,免費讀!

    </br>?    盧穗站起身,興許是清楚身邊朋友的性子,起身之時,就握住了任瓏璁的手,根本不給她坐在那兒裝聾作啞的機會。</br></br>    盧穗微笑道:“見過陳公子。”</br></br>    陳平安笑道:“盧仙子喊我二掌柜就可以了。”</br></br>    盧穗微微一笑,似乎眼中有話要講卻未說。</br></br>    陳平安笑道:“那我也喊盧姑娘。”</br></br>    在酒鋪幫忙的張嘉貞已經跑來,只帶酒碗不帶酒。</br></br>    盧穗幫著陳平安倒了一碗酒,舉起酒碗,陳平安舉起酒碗,雙方并不磕碰酒碗,只是各自飲盡碗中酒。</br></br>    任瓏璁也跟著抿了口酒,僅此而已,然后與盧穗一起坐回長凳。</br></br>    白首雙手持筷,攪拌了一大坨陽春面,卻沒吃,嘖嘖稱奇,然后斜眼看那姓劉的,學到沒,學到沒,這就是我家兄弟的能耐,里邊全是學問,當然盧仙子也是極聰慧、得體的。白首甚至會覺得盧穗如果喜歡這個陳好人,那才般配,跑去喜歡姓劉的,就是一株仙家花卉丟菜圃里,山谷幽蘭挪到了豬圈旁,怎么看怎么不合適,只是剛有這個念頭,白首便摔了筷子,雙手合十,滿臉肅穆,在心中念念有詞,寧姐姐,我錯了我錯了,盧穗配不上陳平安,配不上陳平安。</br></br>    任瓏璁先前與盧穗一起在大街盡頭那邊觀戰,然后遇到了齊景龍和白首,雙方都仔細看過陳平安與郁狷夫的交手,如果不是陳平安最后說了那番“說重話需有大拳意”的言語,任瓏璁甚至不會來鋪子這邊喝酒。</br></br>    任瓏璁其實更接受齊景龍這種修道之人,有道之人,對于這會兒坐在同一張酒桌上的陳平安,印象實在平平。倒不是瞧不起陳平安賣酒賣印章賣折扇,事實上,任瓏璁有一次下山歷練,險象環生,同行師門長輩和同輩盡死,她獨自流落江湖,日子極苦,酒鋪這邊的老舊桌凳,非但不會厭惡,反而有些懷念當年那段煎熬歲月的摸爬滾打,可是陳平安身上,總是有一種讓任瓏璁覺得別扭的感覺,說不清道不明,可能是陳平安太像劍氣長城這邊的人,反而沒有浩然天下修道之人的氣息,可能是那么多不同陣營、不同境界的觀戰劍修,都對這個二掌柜很不客氣,而那種不客氣,卻是任瓏璁自己,以及她許多師長根本無法想象的場景,甚至可能是明知自己求而不得的一種奇怪氛圍。</br></br>    只能說任瓏璁對陳平安沒意見,但是不會想成為什么朋友。</br></br>    畢竟一開始腦海中的陳平安,那個能夠讓陸地蛟龍劉景龍視為摯友的年輕人,應該也是風度翩翩,渾身仙氣的。</br></br>    只可惜眼前這位二掌柜,除了穿著還算符合印象,其余的言行舉止,太讓任瓏璁失望了。</br></br>    至于陳平安如何看待她任瓏璁,她根本無所謂。</br></br>    其實原本一張酒桌位置足夠,可盧穗和任瓏璁還是坐在一起,好像關系要好的女子都是這般。關于此事,齊景龍是不去多想,陳平安是想不明白,白首是覺得真好,每次出門,可以有那機會多看一兩位漂亮姐姐嘛。</br></br>    盧穗聊了些關于郁狷夫的話題,都是關于那位女子武夫的好話。</br></br>    陳平安一一聽在耳中,沒有不當回事。</br></br>    第一,盧穗這般言語,哪怕傳到城頭那邊,依舊不會得罪郁狷夫和苦夏劍仙。</br></br>    第二,郁狷夫武學天賦越好,為人也不差,那么能夠一拳未出便贏下第一場的陳平安,自然更好。</br></br>    第三,盧穗所說,夾雜著一些有意無意的天機,春幡齋的消息,當然不會無中生有,以訛傳訛。顯而易見,雙方作為齊景龍的朋友,盧穗更偏向于陳平安贏下第二場。</br></br>    任瓏璁不愛聽這些,更多注意力,還是那些喝酒的劍修身上,這里是劍氣長城的酒鋪,所以她根本分不清楚到底誰的境界更高。</br></br>    但是在家鄉的浩然天下,哪怕是在風俗習氣最接近劍氣長城的北俱蘆洲,無論是上桌喝酒,還是聚眾議事,身份高低,境界如何,一眼便知。</br></br>    結果這鋪子這邊倒好,生意太好,酒桌長凳不夠用,還有愿意蹲路邊喝酒的,但是任瓏璁發現好像蹲那吭哧吭哧吃陽春面的劍修當中,先前有人打招呼,打趣了幾句,所以分明是個元嬰劍修!元嬰劍修,哪怕是在劍修如云的北俱蘆洲,很多嗎?!然后你就給我蹲在連一條小板凳都沒有的路邊,跟個餓死鬼投胎似的?</br></br>    在浩然天下任何一個大洲的山下世俗王朝,元嬰劍修,哪個不是帝王君主的座上賓,恨不得端出一盤傳說中的龍肝鳳髓來?</br></br>    關鍵是這老劍修方才見著了那個陳平安,就是罵罵咧咧,說坑完了他辛苦積攢多年的媳婦本,又來坑他的棺材本是吧?</br></br>    然后那個與盧穗閑聊的二掌柜,便與盧穗告罪一聲,然后伸長脖子,對那個老劍修說了個滾字,然后冷笑著使了個眼色,結果堂堂元嬰劍修,瞥見路邊某位已經吃喝起來的男子背影,哎呦喂一聲,說誤會了誤會了,只怪自己賭藝不精,二掌柜這種最講良心的,哪里會坑人半顆銅錢,只會賣天底下最實惠的仙家酒釀。然后老人拎了酒掏了錢就跑,一邊跑還一邊朝地上吐唾沫,說二掌柜你良心掉地上了,快來撿,小心被狗叼走。酒鋪那邊一個個大聲叫好,只覺得大快人心,有人一個沖動,便又多要了一壺酒。</br></br>    任瓏璁覺得這里的劍修,都很怪,沒臉沒皮,言行荒誕,不可理喻。</br></br>    陳平安微微一笑,環顧四周。眾人疑心重重,有人一說破,疑也不疑了,最少也會疑心驟減許多。</br></br>    我這路數,你們能懂?</br></br>    不過一想到要給這個老王八蛋再代筆一首詩詞,便有些頭疼,于是笑望向對面那個家伙,誠心問道:“景龍啊,你最近有沒有吟詩作對的想法?我們可以切磋切磋。”</br></br>    至于切磋過后,是給那老劍修,還是刻在印章、寫在扇面上,你齊景龍管得著嗎?</br></br>    齊景龍微笑道:“不通文墨,毫無想法。我這半桶水,好在不晃蕩。”</br></br>    陳平安對白首說道:“以后勸你師父多讀書。”</br></br>    白首問道:“你當我傻嗎?”</br></br>    姓劉的已經足夠多讀書了,還要再多?就姓劉的那脾氣,自己不得陪著看書?翩然峰是我白大劍仙練劍的地兒,以后就要因為是白首的練劍之地而享譽天下的,讀什么書。茅屋里邊那些姓劉的藏書,白首覺得自己哪怕只是隨手翻一遍,這輩子估計都翻不完。</br></br>    陳平安點頭道:“不然?”</br></br>    白首拿起筷子一戳,威脅道:“小心我這萬物可作飛劍的劍仙神通!”</br></br>    齊景龍會心一笑,只是言語卻是在教訓弟子,“飯桌上,不要學某些人。”</br></br>    白首歡快吃著陽春面,味道不咋的,只能算湊合吧,但是反正不收錢,要多吃幾碗。</br></br>    盧穗笑瞇起眼。</br></br>    這會兒的齊景龍,讓她尤為喜歡。</br></br>    陳平安笑道:“我這鋪子的陽春面,每人一碗,此外便要收錢了,白首大劍仙,是不是很開心?”</br></br>    白首抬起頭,含糊不清道:“你不是二掌柜嗎?”</br></br>    陳平安點頭道:“規矩都是我訂的。”</br></br>    白首非但沒有惱火,反而有些替自家兄弟傷心,一想到陳平安在那么大的寧府,然后只住米粒那么小的宅子,便輕聲問道:“你這么辛苦掙錢,是不是給不起聘禮的緣故啊?實在不行的話,我硬著頭皮與寧姐姐求個情,讓寧姐姐先嫁了你再說嘛。聘禮沒有的話,彩禮也就不送給你了。而且我覺得寧姐姐也不是那種在意聘禮的人,是你自己多想了。一個大老爺們沒點錢就想娶媳婦,確實說不過去,可誰讓寧姐姐自己不小心選了你。說真的,如果我們不是兄弟,我先認識了寧姐姐,我非要勸她一勸。唉,不說了,我難得喝酒,千言萬語,反正都在碗里了,你隨意,我干了。”</br></br>    看著那個喝了一口酒就打哆嗦的少年,然后默默將酒碗放在桌上。</br></br>    陳平安撓撓頭,自己總不能真把這少年狗頭擰下來吧,所以便有些懷念自己的開山大弟子。</br></br>    ————</br></br>    劍仙陶文蹲在路邊吃著陽春面,依舊是一臉打從娘胎里帶出來的愁苦神色。先前有酒桌的劍修想要給這位劍仙前輩挪位置,陶文擺擺手,獨自拎了一壺最便宜的竹海洞天酒和一碟醬菜,蹲下沒多久,剛覺得這醬菜是不是又咸了些,所幸很快就有少年端來一碗熱騰騰的陽春面,那幾粒鮮綠蔥花,瞧著便可愛喜人,陶文都不舍得吃,每次筷子卷裹面條,都有意無意撥開蔥花,讓它們在比酒碗更小的小碗里多待會兒。</br></br>    這次掙錢極多,光是分賬后他陶文的收益,就得有個七八顆谷雨錢的樣子。</br></br>    因為幾乎誰都沒有想到二掌柜,能夠一拳敗敵。</br></br>    最開始的陶文也不信,畢竟對方是郁狷夫,不是什么繡花枕頭,純粹武夫問拳切磋,相互打生打死,沒個幾十上百拳,說不過去,又不是很容易瞬間分勝負的劍修問劍,但是二掌柜言之鑿鑿,還保證若是自己無法一拳贏下,本次坐莊,陶大劍仙輸多少神仙錢,他酒鋪這邊全部用酒水還債。陶文又不傻,當時便繼續埋頭吃面,沒興趣坐這個莊了,二掌柜便退了一步,說以錢還錢也行,但是先前說好的五五分賬,他陳平安得多出兩成,七三分,陶文覺得可行,連殺價都懶得開口,若真是陳平安能夠一拳撂倒郁狷夫,只要自己這坐莊盤子開得大,不會少賺,不曾想二掌柜人品過硬,說跟陶大劍仙做買賣,光是劍仙就該多賺一成,所以還是六-四分賬,不要白不要,陶文便點頭答應下來,說若是萬一輸了錢,老子就只砸那些破酒桌,不出飛劍。閃舞小說網..</br></br>    陶文身邊蹲著個唉聲嘆氣的年輕賭棍,這次押注,輸了個底朝天,不怨他眼光不好,已經足夠心大,押了二掌柜十拳之內贏下第一場,結果哪里想到那個郁狷夫明明先出一拳,占了天大便宜,然后就直接認輸了。所以今兒年輕劍修都沒買酒,只是跟少輸些錢就當是掙了錢的朋友,蹭了一碗酒,再白吃酒鋪兩碟醬菜和一碗陽春面,找補找補。</br></br>    陶文說道:“程筌,以后少賭錢,只要上了賭桌,肯定贏不過莊家的。就算要賭,也別想著靠這個掙大錢。”</br></br>    年輕人從小就與這位劍仙相熟,雙方是臨近巷子的人,可以說陶文是看著程筌長大的長輩。而陶文也是一個很奇怪的劍仙,從無依附豪閥大姓,常年獨來獨往,除了在戰場上,也會與其他劍仙并肩作戰,不遺余力,回了城中,就是守著那棟不大不小的祖宅,不過陶劍仙如今雖然是光棍,但其實比沒娶過媳婦的光棍還要慘些,以前家里那個婆娘瘋了很多年,年復一年,心力憔悴,心神萎靡,她走的時候,神仙難留下。陶文好像也沒怎么傷心,每次喝酒依舊不多,從未醉過。</br></br>    程筌無奈道:“陶叔叔,我也不想這么賭啊,可是飛劍難養,到了一個關鍵的小瓶頸,雖然無法幫我提升境界,但破不破瓶頸,太重要了,我缺了好多神仙錢,陶叔叔你看我這些年才喝過幾次酒,去過幾次海市蜃樓,我真不喜歡這些,實在是沒法子了。”</br></br>    說到這里,程筌抬起頭,遙遙望向南邊的城頭,傷感道:“天曉得下次大戰什么時候就開始了,我資質一般,本命飛劍品秩卻湊合,可是被境界低拖累,每次只能守在城頭上,那能殺幾頭妖掙多少錢?若是飛劍破了瓶頸,可以一鼓作氣多提升飛劍傾力遠攻的距離,最少也有三四里路,就算是在城頭,殺妖便快了,一多,錢就多,成為金丹劍修才有希望。再說了,光靠那幾顆小暑錢的家底,缺口太大,不賭不行。”</br></br>    陶文問道:“怎么不去借借看?”</br></br>    程筌苦笑道:“身邊朋友也是窮光蛋,即便有點余錢的,也需要自己溫養飛劍,每天吃掉的神仙錢,不是小數目,我開不了這個口。”</br></br>    陶文吃了一大口陽春面,夾了一筷子醬菜,咀嚼起來,問道:“在你嬸嬸走后,我記得當時跟你說過一次,將來遇到事情,不管大小,我可以幫你一回,為何不開口?”</br></br>    程筌咧嘴笑道:“這不是想著以后能夠下了城頭廝殺,可以讓陶叔叔救命一次嘛。如今只是缺錢,再憂心,也還是小事,總比沒命好。”</br></br>    說到 -->>

本章未完,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

章節目錄[Enter]

劍來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,紅塵小說網只為原作者烽火戲諸侯的小說進行宣傳。歡迎各位書友支持烽火戲諸侯并收藏劍來最新章節

星月小说网